Site Loader

(原标题:关于网传火神山医院相关信息的情况说明)

2月14日晚至15日,武汉遭遇极端雨雪天气,网上开始流传“火神山医院昨晚被风吹走了”的消息,还有火神山医院严重漏水的视频。经核实,漏水现象不是发生在火神山医院,而是发生在雷神山医院尚未交付使用的病区,目前施工单位正在抓紧维修整改。

拿到剧本那一刻,王阳就知道《庆余年》是部好戏。制片人和剧方老板此前都看过王阳的作品,觉得他很适合出演滕梓荆。

A:我是一个职业演员,我有足够的能力和掌控力来驾驭一个角色。我参加《极限挑战》,就是想拓宽自己的戏路。刚开头,我内心特别拧巴:别人会不会觉得孙红雷从此就从一个严肃演员变成了一个“综艺咖”?但后来我发现,《极限挑战》让我实现了自身的蜕变,对我帮助特别大。从《极限挑战》回来创作《新世界》的角色,我觉得特别容易,拿捏得更准确了。

最后倒下那一幕,王阳还特别设计了细节。“滕梓荆下线大家很难受,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最后一个镜头,滕梓荆‘咣’跪下,然后整个身体前倾重重地砸在地上,再反弹。”这个镜头就拍了一次,王阳完全没用力量去控制身体和做保护,“拍完那场戏,别人看不出来,但我的左脸颊已经肿了,只有我自己知道有多疼。但我给这个人物画了完美的句号。”

不久前,热播剧《庆余年》中的滕梓荆下线,而在上周开播的电视剧《精英律师》中罗槟(靳东饰)的前姐夫冀遇登场。这两个角色都是由演员王阳饰演,虽有着天差地别的性格,“滕梓荆算是《庆余年》里最正的角色,他很睿智还有点可爱。而《精英律师》里的冀遇则很感性,内心很柔软,有好多哭戏。”

孙红雷因热播综艺《极限挑战》备受观众喜爱,因此有了“孙漂亮”“颜王”的称号。同时,他并没有荒废表演事业,近年在接连参演了《好先生》《带着爸爸去留学》两部都市剧后,又回归最拿手的年代剧,在《新世界》里的表现更被观众夸上了天。孙红雷近日在受访时表示:“参加《极限挑战》对我帮助极大,我演戏更放松了。”

《新世界》中有不少演技派“大腕儿”都来客串,包括王劲松、周冬雨、宋丹丹、秦汉、周一围、洪剑涛、李成儒等。但孙红雷的表现,毫无疑问是剧中最大的亮点。前几年,有人这样评价孙红雷:“他不是在演黑帮,感觉他就是黑帮。”他在《征服》《边境风云》等剧中那种“带着笑意作恶”的表演,足以让观众不寒而栗。

《新世界》目前播出了10集,剧中三兄弟的性格已经迅速立起来,“侦探游戏”也正式开始。孙红雷饰演的金海,身为京师第一监狱狱长,被人尊称一声“金爷”,为人稳重仗义。随着时局变化,为了给自己和两个弟弟谋求生路,他准备举家南下,于是托弟弟找人卖金条,以便在南方安然度日。张鲁一饰演的铁林在保密局就职,表面上看着调皮又狡黠,但他的出场却略显狼狈,在窑子里被妻子当场捉奸。尹昉饰演的徐天则是一位阳光大男孩,他是老北京城里的热血警察,性格有点轴,对待工作和心爱的女人都很执着。

基于编剧老师写好的台词,王阳也加入了自己的处理方式,“有时,范闲还没说完台词,我就开始说我的台词。有时对话,我会空很久留白,让观众想知道滕梓荆到底要说什么,通过这些技术上的手段,让人对滕梓荆的印象再深刻一点。”

《庆余年》中,滕梓荆与范闲的关系更像是兄弟。

这场戏,王阳前后去了现场18次,有时在那儿待一天,有时待上几个小时。正值酷暑,演员们又要身穿盔甲、吊威亚打斗,“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值得。”王阳说,那场戏原本计划有20多分钟,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,只保留了六七分钟,“会有些遗憾,还好给观众留下了一些记忆点。”

其实,原著中,滕梓荆只是断了一条腿,并没有死。王阳说,他并未看过原著,但他认为这是改得最好的一个地方。“范闲后续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滕梓荆而引发的,滕梓荆的死,对于范闲心智、精神层面的成长都非常重要。”

●孙红雷爆料万茜是剧组里最爱吃的人:“父母给炖的汤带到现场都不算什么,零食她也能一带就是一塑料袋。”

“参加《极限挑战》后,

Q:为什么说《极限挑战》帮助了你?

●尹昉则爆料剧组里最搞笑的人是张鲁一:“他到剧组的第一场戏就各种耍宝。每天在现场看他拍戏,都像是在看喜剧。”

《新世界》剧组此前在发布会上玩过一轮爆料游戏,看看演员之间都爆了哪些猛料吧!

这次,孙红雷在《新世界》里又找回了这种“大佬范儿”,演活了一个旧时代的监狱长。剧中的金海是上班族,有时穿制服,有时穿大褂,有点老派文化人的味道。剧中有一幕:他提着公务包不紧不慢地走到办公桌前,开始收拾桌子,把文具分类摆放,井井有条;收拾完了,侧脸贴着桌面,用力吹一口气,新的一天开始了……同时,他也是北平城里黑白通吃的狠人:三弟徐天找赌坊老板打听凶手的消息,却差点被对方活埋;金海到来,连扇了老板三耳光,然后露出了冷漠的笑……

滕梓荆太正,反而最难演

A:金海是监狱长,身边有狱警,而我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,行为举止包括跟人聊天的方式都跟以前不同了。以前就是“冷硬酷”,没有生活只演表皮;现在不一样,我坐下来跟狱警、犯人聊天,甚至演打犯人、审讯的戏,那感觉完全不一样了。

王阳就琢磨怎么才能让观众记住这个早早下线的“好人”滕梓荆。“首先,他不能愚忠。”滕梓荆武功高,有情有义、智商也在线,“基于这些,他为什么不可以在某些方面,跟范闲是可以抗衡的状态呢?”王阳不希望滕梓荆只是范闲的侍卫,“那样他就变得可有可无,我希望通过表演,体现他的睿智、可爱。”

如王阳所愿,滕梓荆这个角色确实让观众印象深刻,下线时网友纷纷表示不能接受。

大学原本计划出国留学的王阳,因为签证被拒,抱着试试的想法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,结果以专业课第三的成绩被录取。

原剧本中,滕梓荆的戏份到11集就下线了,实际播出,因剪辑原因剧情发展到第13集,他才最终下线。在整个人物线里,80%都是他与范闲的对手戏。“我的第一感觉就是,这个人不好演。不是说他不好,是因为他太早下线,而且角色很‘正’。”

Q:你在《极限挑战》里的“颜王”形象深入人心,不担心观众在剧中看到你就想笑吗?

感谢广大网友的关心。

至今仍需“解放天性”

在热播综艺《极限挑战》中,孙红雷与张艺兴、王迅合称“极限三傻”,蠢萌形象深入人心。最近,因《新世界》接受记者采访时,孙红雷谈到这档节目对其表演之路的深刻影响。

而《庆余年》也成了这些年,王阳参演的作品里最具话题的一部,“虽然戏份不多,但足以算是代表作了。现在我出去,大家都知道我是王阳,或者叫我滕梓荆。”

A:有一段时间冯小刚导演还说我:红雷本来是很有质感的演员,但一接什么“挑战”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但我是演员,如果演员本身的经历和体验不够丰富,我怎么塑造其他角色?不少演员离生活太远了,每天出门坐车,到餐厅都是包房,吃的都是好的星级酒店……其实创作都从生活当中来,参加《极限挑战》之后,我整个人放松了,可以跟人说话了。我现在可以坐公共汽车、坐地铁,我可以去商场逛街。我现在也不太“要脸”,有时候戴个口罩就出门。因为接近了生活,创作起来更有感觉了。

由徐兵编剧和执导,孙红雷、张鲁一、尹昉、万茜等主演的年代剧《新世界》1月13日在东方卫视开播以来,口碑不俗,收视率也居高不下。该剧讲述北平和平解放前夕,以金海(孙红雷饰)、铁林(张鲁一饰)和徐天(尹昉饰)为代表的小人物在寻求生路的过程中见证历史变革的故事。

●孙红雷被《新世界》的搭档们一致认为是最臭美的人。李纯说:“每次在拍摄现场看到孙红雷,他的美人尖都特别尖,可见是每天精心修过的。”

“三兄弟”中,张鲁一和尹昉的表演也有突破。张鲁一是“谍战剧专业户”,无论是《红色》中的徐天,还是《麻雀》中的毕忠良,他都摆着一张不苟言笑的严肃脸。没想到,在《新世界》中,他换了戏路,随时随地抖机灵,被网友称赞为“宝藏男孩”。而近年凭借《路过未来》《红海行动》《少年的你》等作品在电影圈炙手可热的尹昉,如今首次出演电视剧也获得观众好评。孙红雷曾透露一个拍摄细节:尹昉为了演出徐天目睹被杀害的贾小朵的那种感觉,不断蹲下站起,让脑袋缺氧,结果直接晕了,下巴磕到地面的石子上,缝了四五针。“他每天用最努力的办法、最笨的办法,让自己进入状态。我觉得非常棒。这个戏70集播完之后,我相信他会成为顶流。”孙红雷说。

有悬念:周冬雨开场就“被杀”

下线那一摔,没做任何保护

有演技:孙红雷演活“监狱长”

火神山医院自投入使用以来一直正常运转。针对集装箱式活动板房的简易结构形式,我们会强化措施,进一步提高应对极端天气的能力。

Q:这种提升怎么体现在《新世界》的创作里?

下线那场戏,“是我最喜欢的,也是拍得最辛苦的一场戏。我只有看这一集的时候,是打开弹幕看的,应接不暇,全屏的哭。还有网友说,能不能让编剧给你写个诈尸。”

《新世界》前几集最重要的剧情围绕周冬雨客串出演的“贾小朵”展开。徐天与贾小朵青梅竹马,正准备迈入婚姻殿堂。两人贡献了不少甜蜜场面,比如在街边一起泡脚的一幕就登上了热搜榜。然而,一个多事的寒夜之后,身穿红色棉袄的贾小朵被发现死在徐天所在的警署旁,杀人者被怀疑是变态杀人狂“小红袄”。徐天悲愤不已,发誓要找到真凶……凶手究竟是谁,目前成了这部剧的最大悬念。

滕梓荆和范闲对话时,应该是一种不声不响、淡淡的,但是每句话都能戳到范闲的痛点。“这样两个人的兄弟情,才能体现得更真挚、更生动,感情设定也能成立。”

头几年,王阳在专业上一直处于摸索状态,“我现在解放天性也不好,人多的时候,还是愿意往后退,动物模拟我也是一直都做不了,在这个环节我特别难受。”

虽然一直没有大红大紫,但王阳觉得自己这一路还算顺利,“很多条件比我好,专业比我强的人,都没这么幸运,我从毕业就开始演戏,前六部戏有三部是男一号,三部是男二号。”他也毫不避讳,希望有成名的一天,“成名之后,最重要的是有更好的资源配置,能争取到更好的角色和作品。这个问题,没有公平不公平一说,这就是市场。”

性格不同的两个角色,都赚取了不少观众的眼泪。日前,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王阳透露,在拍滕梓荆下线的那场戏时,自己特别设计了一些细节。他也希望,观众在心疼这两个角色的同时,能记住他们,“等《庆余年》播完大结局,大家回味起来,还能想到滕梓荆,我就算成功了”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艺人供图

剧中的几位女性角色也很出彩,两个厉害女人田丹和柳如丝引出了这部剧的另外两个悬念。万茜饰演的共产党员田丹,一出火车站就遭遇街头火拼,她半推半就地进了警察局。虽然有机会逃跑,但她走到大门口,又选择回到监狱,这是为什么?李纯饰演的“柳爷”柳如丝,表面上是倒卖金条的商人,但却能轻易调动军队,她背后又有什么猫腻?

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

直到大三,一个国外回来的老师给他们执导话剧《牛虻》。“选我演了A组,说明我至少在他眼里,专业水平应该演A组,我这才有了一定的自信。”毕业后,王阳考入北京人艺,“那一刻我坚定,大概真的是可以走这条路了。”2008年,他与袁弘、杨幂一起演了清宫剧《上书房》,还主演了都市剧《雪在烧》,为他积攒了一定的人气,“到现在,还有一些人在看这两部作品。”

soakwuss.com